Skip to main content

德充符(註)

生之道,退己虚忘,子乃自矜,深乖妙旨,而出言如是,岂非过者乎。


子产曰:子既若是矣,


〔注〕若是形残。


犹与尧争善,计子之德不#25足以自反邪?


〔注〕言不自顾省,而欲轻蔑在位,与有德者并。计子之德,固不足以补形残之过。


〔疏〕反,犹复也。言申徒形残如是而不自知,乃欲将我并驱,可谓与尧争善。子虽有德,何足#26言。以德补残,犹未平复也。


申徒嘉曰:自状其过以不当亡者众,


〔注〕多自陈其过状,以己为不当亡者众也。


不状其过以不当存者寡。


〔注〕默然为过,自以为应死者少也。


〔疏〕夫自显其状,推罪於他,谓己无愆,不合当犯#27,如此之人,世问甚众。不显过状,将罪归己,谓己之过,不久#28存生,如此之人,世问寡少。郑子产奢侈矜伐,於义亦然者也。


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。


〔疏〕若,顺也。夫素质形残,禀之天命,虽有知计,无如之何,唯当安而顺之,则所造皆适。自非盛德,其孰能然。


游於羿之壳中。中央者,中地也;然而不中者,命也。


〔注〕羿,古之善射者。弓矢所及为毂中。夫利害相攻,则天下皆羿也。自不遗身忘知与物同波者,皆游於羿之般中耳。虽张毅之出,单豹之处,犹未免於中地,则中与不中,唯在命耳。而区区者各有所遇,而不知#29命之自尔。故免乎弓矢之害者,自以为巧,欣然多己,及至不免,则自恨其谬而志伤神辱,斯未能达命之情者也。夫我之生也,非我之所生也,则一生之内,百年之中,其坐起行止,动静趣舍,情性知能,几所有者,凡所无、者,几所为者,凡所遇者,皆非我也,理自尔耳。而横生休戚乎其中,斯又逆自然而失者也#30。


〔疏〕羿,尧时善射者也。其矢所及,谓之般中。言羿善射,矢不虚发,般中之地,铃被残伤,无问乌兽,罕获免者。偶然得免,乃关天命,免与不免,非由工拙,自不遗形忘智,皆游於羿之般中。是知申徒兀足,忽遭羿之一箭;子产形全,中地偶然获免;既非人事,故不足自多矣。


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众矣,


〔注〕皆不知命而有斯笑#31。

我怫然而怒;

〔注〕见其不知命而怒,斯又不知命也。

〔疏〕怫然,暴戾之心也。人不知天命,妄计亏全,况己形好,嗤彼之#32兀,如此之人,其流甚众。忿其无知,怫然暴怒,瞋忿他人,斯又未知命也。

而适先生之所,则废然而反。

〔注〕见至人之知命遗形,故废向者之怒而复常。

〔疏〕在伯昏之所,禀不言之教,则废向者之怒而复於常性也。

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?

〔注〕不知先生洗我以善道故邪?我为能自反邪?斯自忘形而遣累#33。

〔疏〕既适师门,入於虚室,废弃忿怒,反复寻常。不知师以善水洗涤我心?为是我之性情#34自反复?进退寻责,莫测所由。斯又忘於学心,遣其系累。

吾与夫子游十九年矣#35,而未尝知吾兀者也。

〔注〕忘形故也。

〔疏〕我与伯昏游於道德,故能穷阴阳之妙要,极至理之精微。既其遣智忘形,岂觉我之残兀。

今子与我游於形骸之内,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,不亦过乎。

〔注〕形骸外矣,其德内也,今子与我德游耳,非与我形交也,而索我外好,岂不过哉。

〔疏〕郭注云:形骸外矣,其德内也。今子与我德游耳,非与我形交也,而索我外好,岂不过也。此注意更不劳别释也。

子产蹴然改容更貌曰:子无乃称。

〔注〕己吾则厌其多言也。

〔疏〕蹴然,惊惭貌也。子产未能忘怀遣欲,多在物先。既被识嫌,方怀惊悚,‘改矜夸之貌,更丑恶之容,悟知己至,不用称说者也。

鲁有兀者叔山无趾,踵见仲尼。

〔注〕踵,频也。

〔疏〕叔山,字也。踵,频也。残兀之人,居於鲁国,虽遭刖足,犹有学心,所以接踵颇来,寻师访道。既无足趾,因以为其名也。

仲尼曰:子不谨,前既犯患若是矣。虽今来,何及矣。

〔疏〕子之修身,不能馑慎,犯於宪纲,前已遭官,息难艰辛,形残若此。今来请益,何所逮耶。

无趾曰: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,吾是以亡足。

〔注〕人之生也,理自生矣,直莫之为而任其自生,斯重其身而知务者也。若乃忘其自生,馑而矜之,斯轻用其身而不知务也,故五藏相攻於内而手足残伤於外也。

今吾来也,犹有尊足者存,

〔注〕刖一足未足以亏其德,明夫形骸者逆旅也。

吾是以务全之也。

〔注〕去其矜馑,任其自生,斯务全也。〔疏〕无趾交游恭谨,重德轻身,唯歌务借声名,不知务全生道,所以触犯宪章,遭斯残兀。形虽亏损,其德犹存,是故频烦追讨,务全道德。以德比形,故言尊足者存。存者,在也。

夫天无不覆,地无不载,

〔注〕天不为覆,故能常覆;地不为载,故能常载。使天地而为覆载,则有时而息矣;使舟能沉而为人浮,则有时而没矣。故物为焉则未足以终其生也。

吾以夫子为天地,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。

〔注〕责其不谨,不及天地也。

〔疏〕夫天地亭毒,覆载无偏,而圣人德合二仪,固当弘普不弃,宁知夫子尚不拾形残?善救之心,岂其如是也?

孔子曰:丘则陋矣。

〔疏〕仲尼所陈,不过圣边;无趾请学,务其全生。答#36浅问深,足成鄙陋也。

夫子胡不入乎,请讲以所闻。无趾出。

〔注〕闻所闻而出,全其无为也。

〔疏〕夫子,无趾也。胡,何也。仲尼自觉鄙陋,情实多惭,故屈无趾,今其入室,语说所闻方内之道。既而连庐久处,刍狗再陈,无趾恶闻,故默然而出也。

孔子曰:弟子勉之。夫无趾,兀者也,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,而况全德之人乎。

〔注〕全德者生便忘生。

〔疏〕勉,聂厉也。夫无趾残兀,尚全#37生,补其亏残,悔其前行。况贤人君子,形德两全,便忘死生,德充於内者也。门人之类,宜勖之焉。

无趾语老聘曰:孔丘之於至人,其未邪?彼何宾宾以学子为?

〔注〕怪其方复学於老耻。

〔疏〕宾宾,恭动貌也。夫玄德之人,穷理极妙,忘言绝学,率性生知。而仲尼执滞文字,专行圣进,宾宾勤敬,问礼老君。以汝格量,故知其未如至人也,学子何为者也?

彼且薪以识诡幻怪之名闻,不知至人之以是为己栓桔邪?

〔注〕夫无心者,人学亦学。然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,其弊也遂至乎为人之所为矣。夫师人以自得者,率其常然者也;舍己效人而逐物於外者,求乎非常之名者也。夫非常之名,乃常之所生也。故学者非为幻怪也,幻怪之生叉由於学;礼者非为华藻也,而华藻之兴铃由於礼。斯叉然之理,至人之所无奈何,故以为己之桂桔。

〔疏〕薪,求也。诙诡,犹奇谲也。在手日桂,在足日桔,即今之租械也。彼之仲尼,行於圣进,所学奇谲怪异之事,唯求虚妄幻化之名。不知方外体道至人,用此声教为己物锁也。

老聪曰: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,以可不可为一贯者,解其栓桔,可乎?

〔注〕欲以直理冥之,冀其无进。

〔疏〕无趾前见仲尼谈讲之日,何不使孔丘忘#38於仁义,混同生死,齐一是非?条贯既融,则是帝之县解,岂非释其物锁,解其扭械也。

无趾曰:天刑之,安可解。

〔注〕今仲尼非不冥也。顾自然之理,行则影从,言则响随。夫顺物则名进斯立,而顺物者非为名也。非为名则至矣,而终不免乎名,则孰能解之哉。故名者影响也,影响者形声之桂桔也。明斯理也,则名进可遗;名述可遗,则尚彼可绝;尚彼可绝,则性命可全矣。

〔疏〕仲尼宪章文武,祖迷尧舜,删《诗》《书》,定礼乐,穷陈蔡,围商周,执於仁义,遭斯戮耻。亦犹行则影从,言则响随,自然之势,铃至之宜也。是以陈迸既兴,疵衅斯起,欲不困弊,其可得乎。故天然刑戮,不可解也。

鲁哀公问於仲尼曰;卫有恶人焉,曰一及驸它。

〔注〕恶,丑也。

〔疏〕恶,丑也。言卫国有人,形容丑陋,内德充满,为俗#39所归。而哀聆是丑貌,因以为名。

丈夫与之处者,思而不能去也。妇人见之,请於父母曰与为人妻宁为夫子妾者,十数而未止也。

〔疏〕妻者,齐也,言其位齐於夫。妾者,接也,适可接事君子。哀驰才全德满,为物归依,大顺群生,物忘其丑。遂使丈夫与#40同处,恋仰不能拾去;妇人美其才德,竞请为其胜妾。十数未止,明其慕义者多;不为人妻,彰其道能感物也。

未尝有闻其唱者也,常和人而已矣。

〔疏〕灭逵匿端,谦居物后,直置应和而已,未尝诱引先唱。

无君人之位以济乎人之死,

〔注〕明物不由权势而往。

〔疏〕夫人君者,铃能赦过宥罪,恤死护生。耻它穷为匹夫,位非南面,无权无势,可以济人。明其怀人不由威力。

无聚禄以望人之腹。

〔注〕明非求食而往。

〔疏〕夫储积仓库,招迎士众归奏,本希饱腹。而贻它既无聚禄,何以政人。明其慕义非由食往也。

又以恶骇天下,

〔注〕明不以形美故往。

〔疏〕耻它容形,异常鄙陋,论其丑恶,惊骇天下,明其聚众,非由色往。

和而不唱,

〔注〕非招而政之。

〔疏〕譬幽谷之响,直而无心,既不以言说招担,非由先物而唱者也。

知不出乎四域,

〔注〕不役思於分外。

〔疏〕域,分也。志心遣智,率性任真,未曾役思运怀,绿於四方分外也。

且而雌雄合乎前。

〔注〕夫才全者与物无害,故入兽不乱群,入鸟不乱行,而为万物之林薮。

〔疏〕雌雄,禽兽之类也。夫才全之士,与物同波,人无害物之心,物无畏人之虑,故鸟与兽且群聚於前也。

是必有异乎人者也。

〔疏〕一无权势,二无利禄,三无色貌,四无言说,五无知虑。夫聚集人物,叉不从然,今驰它为众归依,不由前之五事,以此而验,固异於常人者也。

寡人召而观之,果以恶骇天下。与寡人处,不至以月数,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;

〔注〕未经月已觉其有远处。

〔疏〕既闻有异,故命召看之。形容丑陋,果惊骇於天下。共其同处,不过二旬,观其为人,察其意趣,心神凝淡,以觉深远也。

不至乎期年,而寡人信之。国无宰,寡人传国焉。

〔注〕委之以国政。

〔疏〕日月既久,渍炼弥深,是以共处一年,情相委信。而国无良宰,治道未弘,庶屈贤人,传於国政者也。

闷然而后应,

〔注〕宠辱不足以惊其神。

〔疏〕闷然而后应,不觉之容,亦是虚淡之貌。既无情於利禄,岂有意於荣华,故何彼世人,问然而应之也。

泛若而#41辞。

〔注〕人辞亦辞。

〔疏〕泛若者,是无的当不系之貌也。虽无惊於宠辱,亦乃同尘以逊让,故泛然常人辞亦辞也。

寡人丑乎,卒授之国。无几何也,去寡人而行,寡人恤焉若有亡也,若无与乐是国也。是何人者也?

〔疏〕愧,惹也。卒,终也。几何,俄顷也。恤,忧也。寡人是五等之谦称也。既见良人,泛然虚淡,中心愧丑,恋慕殷动,终欲与之国政,屈为卿辅。俄顷之问,逃遁而去,丧失贤宰,实怀忧恤,情之恍惚,若有遗亡,虽君鲁邦,鲁无欢乐。来喜去忧,感动如此,何人何卫,一至於斯?

仲尼曰:丘也尝使於楚矣,适见豚子食於其死母者,

〔注〕食乳也。

少焉胸若皆弃之而走。不见己焉尔,不得类焉尔。

〔注〕夫生者以才德为类,死而才德去矣,故生者以失类而走也。故含德之厚者,比於赤子,无往而不为之赤子也。则天下莫之害,斯得类而明己故也。情苟类焉,则虽形不与同而物无害心;情类苟亡,虽则形同母子而不足以固其志矣。

〔疏〕哀公陈己心述以问孔子,孔子以豚子为譬,以答哀公:丘曾领门徒,游行楚地,适见豚子饮其死母之乳,昀目之顷,少时之间,弃其死母,皆散而走。不见己类,所以为然。故郭注云,生者以才德为类,死而才德去矣,故生者以失类而走也。以况哀公素无才德,非是己类,弃拾而去。驰它才德既全,於#42赤子,物之亲爱,固是其宜矣。

所爱其母者,非爱其形也,爱使其形者也。

〔注〕使形者,才德也。

〔疏〕郭注云,使形者才德也。而才德者,精神也。豚子爱母,爱其精神;民之慕君,慕其才德者也。

战而#43死者,其人之葬也不以婴资;

〔注〕婴者,武所资也。战而死者无武也,婴将安施。

刖者之屦无为爱之;

〔注〕所爱屦者,为足故耳。

皆无其本矣。

〔注〕婴屦者以足武为本。

〔疏〕婴者,武饰之具,武王为之,或云周公作也。其形似方扇,饰#44车两边。军将行师,陷阵而死,及其葬日,不用婴资。是知婴者武之所资,屦者足之所使#45用;形者神之所使;无足#46屦无所用,无武则婴无所资,无神则形无所爱#47。然婴屦峡足武为本,形貌以才德为原,二者无本,故并无用也。

为天子之诸御,不爪万,不穿耳;

〔注〕全其形也。

取妻者止於外,不得复使。

〔注〕恐伤其形。

〔疏〕夫帝王官闱,拣择御女,穿耳万爪,恐伤其形。匹夫娶妻,惇於外务,使役驱驰,虑亏其色。比重举譬以况全才也。

形全犹足以为尔,

〔注〕探择滨御及燕尔新昏,本以形好为意者也。故形之全也,犹#48以降至尊之情,回贞女之操也。

而况全德之人乎。

〔注〕德全而物爱之,宜矣。

〔疏〕尔,然也。夫形之全具,尚能降真人,感贞女,而况德全乎。此合譬也。故郭注云,德全而物爱之,宜矣哉。

今哀贻它未言而信,无功而亲,使人授己国,唯恐其不受也,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。

〔疏〕夫亲由绩彰,信藉言显。今驰它未至吉说而己遭委信,本无功绩而付托实亲,遂使鲁侯虚襟授其朝政,卑己逊让,唯恐不受。如是之人,铃当才智全具而推功於物,故德不形见之也。

哀公曰:何谓才全?

〔疏〕前虽标举,於义未彰,故发此疑,庶希后答。

仲尼曰:死生存亡,穷达贫富,贤与不肖毁誉,饥渴寒暑,是事之变,命之行也;

〔注〕其理固当,不可逃也。故人之生也,非误生也;生之所有,常有吉也。天地虽大,万物虽多,然吾之所遇适在於是,则虽天地神明,国家圣贤,绝力至知而弗能违也。故凡所不遇,弗能遇也,其所遇,弗能不遇也;所不为,弗能为也,其所为,弗能不为也;故付之而自当矣。

〔疏〕夫二仪虽大,万物虽多,人生所遇,适在於是。故前之八对,并是事物之变化,天命之流行,而留之不停,推之不去,安排任化。所遇所#49适。自非德充之士,其孰能然。此则仲尼答哀公才全之义。

日夜相代乎前,

〔注〕夫命行事变,不合昼夜,推之不去,留之不停。故才全者,随所遇而任之。

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。

〔注〕夫始非知之所规,而故非情之所留。是以知命之铃行,事之铃变者,岂於终规始,在新恋故哉?虽有至知而弗能规也。逝者之往,吾奈之何哉。

〔疏〕夫命行事变,其速如驰;代谢迁流,不合昼夜。一前一后,反覆循环,虽有至知,不能测度,岂复在新恋故,在终规始哉?盖不然也。唯当随变任化,则无往而不逍遥也。

故不足以滑和,

〔注〕苟知性命之固当,则虽死生穷达,千变万化,淡然自若而和理在身矣。

〔疏〕滑,乱也。虽复事变命迁,而随形任化,淡然自若,不乱於中和之道也。

不可入於灵府。

〔注〕灵府者,精神之宅也。夫至足者,不以忧患经神,若皮外而过去。

〔疏〕灵府者,精神之宅,所谓心也。经寒涉#50暑,治乱,千变万化,与物俱往,未当巢意,岂复关心耶。

使之和豫,通而不失於兑;

〔注〕苟使和性不滑,灵府闲豫,则虽涉乎至变,不失其兑然也。

〔疏〕兑,褊悦也。体穷通,达生死,遂使所遇和乐,中心逸豫,经涉夷险,兑然自得,不失其适悦也。

使日夜无却#51,

〔注〕泯#52然常任之。

〔疏〕那,问也。驰它流转,日夜不停,心心相系,亦无问断也。

而与物为春,

〔注〕留群生之所赖也。

〔疏〕慈照有生,恩沾动植,与物弁惠,事等青春。

是接而生时乎心者也。

〔注〕顺四时而俱化。

〔疏〕是者,指斥以前事也。才全之人,接济群品,生长万物,应赴顺时,无心之心,逗机而照者也。

是之谓才全。

〔疏〕总结以前,是才全之义也。

何谓德不形?

〔疏〕已领才全,未悟德不形义。更相发问,庶闻后旨也。

曰:平者,水停之盛也。

〔注〕天下之平,莫盛於停水也。

〔疏〕停,止也。而天下均平,莫盛於止水。故上文云人莫鉴於流水而叉鉴於止水。此举为譬,以彰德不形义故也。

其可以为法也,

〔注〕无情至平,故天下取正焉。

内保之而外不荡也。

〔注〕内保其明,外无情伪,玄鉴洞照,与物无私,故能全其平而行其法也。

〔疏〕夫水性澄清,鉴照於物,大匠虽巧,非水不平。故能保守其明而不波荡者,可以轨辙#53工人,洞鉴妍丑也。故下文云水平中准,大匠取则焉。况至人冥真合道,和光和#54物,模楷苍生,动而常寂,故云内保之而外不荡者也。

德者,成和之修也。

〔注〕事得以成,物得以和,谓之德也。

〔疏〕夫成於庶事,和於万物者,非盛德孰能之哉。爻也先须修身立行,后始可成事和物。之德以和而我不丧者,方可以谓之德也。

德不形者,物不能离也。

〔注〕无事不成,无物不和,此德之不形也。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。

〔疏〕夫明齐日月而归明於昧,功伴造化而归功於物者,此#55德之不形也。是以含德之厚,比於赤子,天下乐推而不厌,斯而不离之者也。

哀公异日以告闵子曰: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,执民之纪而忧其死,吾自以为至通矣心今吾闻至人之言,恐吾无其实,轻用吾身而亡其国。吾与孔丘,非君臣也,德友而已矣。

〔注〕闻德充之风者,虽复哀公,犹欲遗形骸,忘贵贱也。〔疏〕姓闵,名损,字子骞,宣尼门人,在四科之数,甚有孝德,鲁人也。异日,犹它日也。南面,君位也。初始未悟,矜於鲁君,执持纲纪,忧於兆庶,养育教诲,恐其夭死。用斯治衍,为至美至通。今闻尼父言谈,且陈才德之义,鲁侯悟解,方觉前非。至通忧死之言,更成虚幻;执纪南面之大,都无完录;於是廖肢体,黜聪明,遗尊卑,忘爵位,观鲁邦若蜗角,视己形如隙影,友仲尼以全道德,礼司寇以异君臣。故知庄老之谈,其风清远,德充之美,一至於斯。

闽歧支离无脤说卫灵公,灵公悦之#56;而视全人,其脰肩肩。瓮瓷太瘦说齐桓公,桓公悦之;而视全人,其脰肩肩。

〔注〕偏情#57一往,则丑者更好而好者更丑也。

〔疏〕阐,曲也,谓孪曲全肿而行。脤,唇也,谓支体坼裂,偃偿残病,复无唇也。瓷,盆也。脰,颈也。肩肩,细小貌也。而支离残病,企踵而行;瘤痪之病,大如盆瓮。此二人者,穷天地之陋,而俱能忘形建德,体道谈玄。遂使齐卫两君,钦风爱悦,美其盛德,不觉病丑,顾视全人之颈,翻小而似肩肩之者。

故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,

〔注〕其德长於顺物,则物忘其丑;长於逆物,则物忘其好。

〔疏〕大#58瘦支离,道德长远,遂使齐侯卫主,忘其形恶。

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,此谓诚忘。

〔注〕生则爱之,死则弃之。故德者,世之所不忘也;形者,理之所不存也。故夫忘形者,非忘也;不忘形而忘德者,乃诚忘也。

〔疏〕诚,实也。所忘,形不忘,德也;忘形易忘德难也,故谓形为所忘,德为不忘也。不忘形而忘德者,此乃真实忘。斯德不形之义也。

故圣人有所游,

〔注〕游於自得之场,放之而无不至者,才德全也。

〔疏〕物我双遣,形德两忘,故放任乎变化之场,遨游於至虚之域也。

而知为孽,约为胶,德为接,工为商。

〔注〕此四者自然相生,其理已具。

〔疏〕夫至人道迈三清而神游六合,故蕴智以救妖孽,约束以检散心,树德以接苍生,工巧以利群品。此之四事,凡类有之,大圣慈救,同尘顺物也。

圣人不谋,恶用知?不断,恶用胶?无丧,恶用德?不货,恶用商?

〔注〕自然已具。故圣人无所用其己也。

〔疏〕恶,何也。至人不妖孽谋护,何用智惠?不散乱雕斯,何用胶固?本不丧道,用德何为?不贵难得之货,无劳商贾。只为和光和物,是故有之者也。

四者,天斋也。天斋者,天食也。

〔注〕言自然而禀之。

〔疏〕常,食也。食,察也。天,自然也。以前四事,苍生有之,禀自天然,各率其性,圣人顺之,故无所用己也。

既受食於天,又恶用人。

〔注〕疏禀之自然,其理己足。则虽沉思以免难,或明戒以避祸,物无妄然,皆天地之会,至理所趣。铃自思之,非我思也;叉自不思,非我不思也。或思而免之,或思而不免,或不思而免之,或不思而不免。凡此皆非我也,又奚为哉?任之而自至也。

〔疏〕禀之自然,各有定分。何须分外添足人情。违天任人,故至悔者也。

有人之形,

〔注〕视其形貌若人。

无人之情。

〔注〕掘若槁木之技。

〔疏〕圣人同尘在世,有生处之形害;体道虚忘,无是非之情虑。

有人之形,故群於人,

〔注〕类聚群分,自然之道。

〔疏〕和光混迸,群聚世间。此解有人之形。

无人之情,故是非不得於身。

〔注〕无情,故付之於物也。

〔疏〕譬彼灵真,绝无性识;既忘物我,何有是非。此解无人之情故也。

眇乎小哉,所以属於人也。

〔注〕形貌若人。

〔疏〕属,系也。进闵骂恪#59,形系人群,与物不殊,故称眇小也。此结有人之形耳。

警乎大哉,独成其天。

〔注〕无情,故浩然无不任。无不任者,有情之所未能也,故无情而独#60成天也。

〔疏〕警,高大貌也。警然大教,万境都忘,智德高深,凝照宏远。故欺美大人,独成自然之至。此结无人之情也。

惠子谓庄子曰:人故无情乎?

〔疏〕前文云,有人之形,无人之情。惠施引此语来质疑。庄子所言人者,铃固无情虑乎?然庄惠二贤,并道心方外,故常察而为论端。

庄子曰:然。

〔疏〕然,如是也。许其所问,故答云然。

惠子曰:人而无情,何以谓之人?

〔疏〕若无性智,何名为人?此是惠施进责之辞,问於庄子。

庄子曰:道与之貌,天与之形,恶得不谓之人?

〔注〕人之生也,非情之所生也;生之所知,岂情之所知哉?故有情於为离旷而弗能也,然离旷以无情而聪明矣;有情於为贤圣而弗能也,然贤圣以无情而贤圣矣。岂直贤圣绝远而离旷难慕哉?虽下愚聋瞽及鸡呜狗吠,岂有情於为之亦终不能也。不问远之与近,虽去己一分,颜孔之际,终莫之得也。是以关之万物,反取诸身,耳目不能以易任成功,手足不能以代司政业。故婴儿之始生也,不以目求乳,不以耳向明,不以足操物,不以手求行。岂百骸无定司,形貌无素主,而专由情以制之哉。

〔疏〕恶,何也?虚通之道,为之相貌;自然之理,也#61遗其形质。形貌具有,何得不谓之人?且形之将貌,盖亦不殊。道与自然,互其文耳。欲显明斯义,故重言之也。

惠子曰:既谓之人,恶得无情?

〔注〕未解形貌之非情也。

〔疏〕既名为人,理怀情虑。若无情矣#62,何得谓之人?此是惠施未解形貌之非情。

庄子曰:是非吾所谓情也。

〔注〕以是非为情,则无是无非无好无恶者,虽有形貌,直是人耳,情将安寄。

〔疏〕吾所言情者,是非彼我好恶憎嫌等也。若无是无非,虽有形貌,直是人耳,情将安寄。

吾所谓无情者,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,

〔注〕任当而直前者,非情也。

〔疏〕庄子所谓无情者,非木石其怀也,止言不以好恶绿虑分外,遂成性而内理其身者也。亦何则?蕴虚照之智,无情之情也。

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。

〔注〕止於当也。

〔疏〕因任自然之理,以此为常;止於所禀之涯,不知生分。

惠子曰:不益生,何以有其身?

〔注〕未明生之自生,理之自足。

〔疏〕若不资益生道,何得有此身乎?未解生之自生,理之自足者也。

庄子曰:道与之貌,天与之形,

〔注〕生理已自足於形貌之中,但任之则身存。

〔疏〕道与形貌,生理已足,但当任之,无劳措意也。

无以好恶内伤其身。

〔注〕夫好恶之情,非所以益生,祇足以伤身,以其生之有分也。

〔疏〕还将益以酬后问也。

今子外乎子之神,劳乎子之精,倚树而吟,据槁梧而暝。

〔注〕夫神不休於性分之内,则外矣;精不止於自生之极,则劳矣。故行则倚树而吟,坐则据梧而睡,言有情者之自困也。

〔疏〕槁梧,夹漆几也。惠子未遣荃蹄,耽常荃#63理,疏外神识,劳苦精灵,故行则倚树而吟咏,坐则隐几而谈说,是以形劳心倦,疲怠而暝者也。

天选子之形,子以坚白呜。

〔注〕言凡子所为,外神劳精,倚树据梧,且吟且睡,此世之所谓情也。而云天选,明夫情者非情之所生,而况他#64哉。故虽万物万形,云为趣舍,皆在无情中来,又何用情於其问哉。

〔疏〕选,授也。呜,言说也。自然之道,授与汝形,夭寿妍丑,其理已定,无劳措意,分外益生。而子禀性聪明,辫析明#65理,执持己德,炫耀众人。亦何异乎公孙龙作《白马论》,云白马非马,坚守斯论,以此自多。信有其言而无其实,能伏众人之口,不能伏众人之心。今子分外夸谈,即是斯之类也。
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六竟

#1郭庆藩引文“同”作“之”字。

#2郭庆藩引文“之”作“也”字。

#3郭庆藩引文“委”作“妄”。

#4郭庆藩引文“怪”作“乖”。

#5《阙误》引江南古藏本“宗”下有“者”字。

#6郭庆藩引文“夫”作“万”。

#7郭庆藩引文“异”作“远”。

#8世德堂本“忘”作“亡”,下同。

#9原作“放”,今依四库本及郭庆藩引文改正。

#10世德堂本“旷”作“扩”。

#11四库本“说”作“脱”,郭庆藩引文“说”作“蜕”。

#12郭庆藩引文无“之”字。

#13郭庆藩引文“过”作“遇”。

#14依郭庆藩引文及正文“生”疑误,当作“鉴”。

#15《阙误》引张君房本“也”下有“正”字。

#16赵本“锺”作门种”。

#17郭庆藩引文“季”作“序”。

#18《阙误》引张君房本此句作“尧舜独也正”,“正”下有“在万物之首”五字。

#19郭庆藩引文“云”作“日”,并有“下首唯有松柏”六字,与下句“上首唯有圣人”对应。

#20郭庆藩引文“之”作“利”。

#21唐写本“官”作“官”。

#22郭庆藩引文“君”作“至”。

#23“师者之嘉号也”六字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补足。

#24赵本“逊”下有“也”字。

#25《阙误》引文成李张诸本无“不”字。

#26郭庆藩引文“足”下有在“字”。

#27郭庆藩引文“犯”作“亡”。

#28郭庆藩引文“久”作“合”。

#29赵本“知”下有“我”字。

#30赵本无“也”字。

#31“矣”字依四库本和郭庆藩引文及正文改作“笑”。

#32郭庆藩引文“之”作“残”字。

#33郭庆藩引文“累”下有“也”字,世德堂本无。

#34王孝鱼依注文“情”下补“能”字。

#35世德堂本无“矣”字。

#36原作“若”,今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改正。

#37郭庆藩引文“全”上有“实”字。

#38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意“志”疑误,当改作“忘”。

#39郭庆藩引文“俗”作“物”。

#40王孝鱼依正文“与”下补“之”字。

#41“而”字依赵本及疏文当删。

#42王孝鱼依注文“於”上补“比”字。

#43赵本无“而”字,下同。

#44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意“使”当作“饰”。

#45郭庆文删“使”字。

#46郭庆藩引文“足”下补一则”字。

#47郭庆藩引文改“爱”作“受”。

#48赵本“犹”作“元”,四库本“犹”作“可”。

#49王孝鱼依刘典文《补正》改“所”作“斯”。

#50郭庆藩引文移“涉”字于“治”字前。

#51敦煌本【却”作“陈”。

#52原作“底”,四库本和郭庆藩引文皆作“泯”,又依文意改正。

#53“彻”当为“辙”之误,今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校改。

#54王孝鱼依《应帝王篇》名实不入句下疏文改“和”作“利”。后同。

#55王孝鱼依注文改“也”作“此”,今从其说。

#56原作“人”,诸本皆作“之”,又依文意改正。

#57赵本作“性”。

#58“人”字依郭庆藩引文及正文改作“大”。

#59郭庆藩引文“恪”作“俗”。

#60赵本“独”作r及”。

#61郭庆藩引文无“也”字。

#62郭庆藩引文“矣”作“识”字。

#63郭庆藩引文“常荃”作“内名”。

#64“也”字依四库本、浙江书局本改作“他”。

#65王孝鱼依刘文典说改“明”作“名”。